您當前位置:張家口社科網 >> 社科專家 >> 專家觀點 >> 浏覽文章
分享到:
從“醫患關系”到“醫人關系”:中國社會結構曆史性轉型
日期:2019/8/15 9:24:42 來源: 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 劉繼同 點擊數: [ 字體: ]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導讀: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的醫藥衛生體制改革、醫療衛生服務體系與醫患關系結構性轉變,既是中國社會結構轉型的重要組成部分,又是社會各界深刻理解國家推進“健康中國”戰略的最佳角度。當代中國正處于社會結構現代化的關鍵時...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的醫藥衛生體制改革、醫療衛生服務體系與醫患關系結構性轉變,既是中國社會結構轉型的重要組成部分,又是社會各界深刻理解國家推進“健康中國”戰略的最佳角度。

當代中國正處于社會結構現代化的關鍵時期與重要時刻。2018年既是中國改革開放40年,又是中國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發展40年。2019年既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又是新醫改實施10周年重要曆史轉折點。從社會現代化發展過程與發展階段的角度看,中國正處于從傳統社會向現代社會全面轉型的關鍵時期。傳統社會的特質日漸消退,開放、自由、多元、民主的現代社會輪廓清晰可見。這一過程正是卡爾·普蘭尼所稱的“大轉變”(great transformation)。相比歐洲各國社會現代化的曆史進程,中國社會結構轉型與社會現代化的“大轉變”過程,無論是所用時間的長短,還是涉及領域的廣度和深度,都首屈一指。

由于中國的曆史文化、價值觀念、社會環境、社會結構、發展道路、制度安排均不同于歐美國家,使得中國成為人類社會曆史上單個社會實體規模最大的“社會現代化實驗場”,創造了諸多新經驗。中國在一個相對較短時間内實現了世界罕見的“疊加式發展”,社會結構實現快速全面轉型。這意味着,中國的社會結構轉型與社會現代化進程會創造諸多具有中國特色的“中國智慧”。

醫患關系結構性轉變是社會結構轉型的重要組成部分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的醫藥衛生體制改革、醫療衛生服務體系與醫患關系結構性轉變,既是中國社會結構轉型的重要組成部分,又是社會各界深刻理解國家推進“健康中國”戰略的最佳角度。

回顧醫療衛生服務領域改革40多年的曆程,醫療衛生服務“缺醫少藥”狀況發生根本性轉變,醫療衛生服務覆蓋人群由城市居民和機關事業單位人員擴大到全社會所有人群,醫療衛生服務的地位戰略升級為國家發展議程的優先領域,衛生政策“國策”地位清晰,如何推進健康中國建設、增強全民健康福祉成為國家發展戰略。其中最具社會政策意義和最為重要的社會變化狀況是,身心健康需要首次成為全體國民最重要的社會需要。身心健康與靈性關懷需要已超越衣、食、住、行、用等基本生活需要,成為全體中國人社會需要體系中最重要和最高層次的需要,反映中國人社會需要結構轉型。中國人對身心健康需要的結構轉型清晰地解釋了:為什麼人們對醫療衛生的需要如此強烈,對看病求醫要求如此普遍和強烈,清新空氣、清潔水、健康食品與餐飲衛生、居家環境與室内空氣污染、職業安全與健康、精神心理健康與人格健全等需求如此強烈。随着溫飽問題的徹底解決,國民物質财富的增多,全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精神心理健康和靈性關懷需要地位還會不斷提高,現代健康觀時代已經來臨。現代健康觀不僅包括身體上生理健康無病、心理上人格健全,還包括環境健康與社會健康;不僅是内心世界的安甯與精神世界的愉悅,更重要的是社會行為健康與良好和諧的社會關系。

改革開放初期醫療衛生服務領域主導模式以傳統醫患關系為主

改革開放初期,中國醫療衛生服務領域主導模式基本上是以傳統的醫患關系為主,醫患關系成為觀察分析醫學與社會、社會結構轉型與社會關系、國家與社會之間關系的最佳領域。在一個傳統社會情境中,醫生的主要服務對象就是典型、标準和人數有限的“生理性病人”,因此醫生與患者(病人)之間的社會互動關系模式應運而生,通常簡稱為“醫患關系”。醫患關系的醫學社會學理論基礎是病人角色。病人角色是美國社會學大師帕森斯的理論創造,病人角色理論是對傳統社會或是西方現代化社會早期疾病狀況,尤其是醫患關系的社會建構。病人角色理論的主要觀點反映傳統疾病成因、疾病模式、病人構成與醫患之間互動關系。第一,病人局限生理病人,包括精神障礙患者,行為障礙、亞健康和不良行為都不屬病人。第二,生理病人患病成因主要是生理因素,包括生物遺傳因素,疾病的社會決定因素不重要。第三,從疾病譜和死因譜角度看,傳統社會或現代社會早期病人所患疾病性質是以傳染性、急性疾病、重大疾病和常見病、多發病為主,慢性非傳染性疾病不是疾病性質的主流和主體。第四,生理病人數量有限,病人的臨床症狀、疾病痛苦、外貌體征和社會形象十分明顯清晰。第五,從醫患關系互動模式看,生理病人在求醫問藥和醫療服務過程中處于比較被動地位,病人的主體性地位和主體性自覺尚不存在,實際上病人通常将自己身體健康管理權讓給醫生。醫生擁有絕對和至高無上的專業權威,因為隻有醫生才了解醫療健康知識,掌握醫療技術。第六,在傳統醫患關系和醫療服務處境中,醫院診所、病房病區、住院病人是典型組織形态,典型、标準的醫患關系通常是反映在醫院和病房中,實際上醫患關系具有清晰的地理空間範圍。第七,在傳統醫患關系與醫療服務處境中,醫生給予病人的治療手段通常是外科手術和藥物治療兩大類,包括新興的微創和介入治療。總體來說,醫生能用的手段和方法是單純有限醫學。第八,在傳統醫患關系和醫療服務中,生病或患病都是突發、意外、臨時和暫短性負面事件,疾病并不是病人日常生活“重要組成部分”或是“不可或缺部分”,疾病是不受歡迎的壞事。一旦疾病痊愈,病人的社會角色就回歸正常人生活,而且患病生活與正常生活可以區分開來。

醫人關系是總體性社會結構變遷的曆史産物

改革開放以來,傳統醫患關系與醫療衛生服務處境發生翻天覆地和前所未有的革命性轉變,在傳統、經典、标準的醫生與病人關系保留不變的背景下,更為重要的是一種醫生與普通人之間的關系,簡稱為醫人關系。醫人關系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醫療衛生體制改革的産物,是總體性社會結構變遷的曆史産物,是中國社會現代化程度和人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的必然結果,社會影響深遠。第一,病人概念已不再局限于生理病人和精神病患者,每個普通人都是潛在和高風險的病人。第二,病人患病的主要成因已不是生理性和遺傳性因素,環境性和社會性因素越來越重要。這是世界衛生組織倡導的“健康的社會決定因素”理論的主要觀點,也是醫療服務發展規律。第三,從疾病譜和死因譜角度看,傳染病、急性病和高緻死類疾病數量和發病率急劇減少,目前慢性非傳染性疾病、不良生活方式、心理健康和行為健康是世界各國面臨的主要疾病。第四,除少部分生理性病人和住院病人之外,絕大多數非住院病人通常以普通人面貌出現。絕大多數慢性非傳染性患者,如高血壓、糖尿病、心腦血管病人外貌體征已普通、正常化。第五,在現代社會處境中,患者角色發生重大變化,患者已由傳統被動客體角色轉變為主體。每個人的健康狀況都掌握在每個人自己手中,每個人都是自己身體健康管理的主人和權威。第六,在現代社會環境中,對于每個人來說,醫院隻是偶爾、臨時或暫時治療性服務場所。人們更多的時間是在家庭、地理社區、單位中工作與生活。第七,在現代社會處境中,除傳統外科手術和藥物治療之外,優美與健康的環境、健康生活方式,良好心态、積極體育鍛煉與和諧人際關系,在增進人們健康福祉中發揮更加重要的作用。第八,在現代高風險社會處境中,疾病、傷害、事故、殘障、風險都已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分,疾病和健康風險是現代人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構成要素。生活與疾病、生活與風險并存共生。簡言之,醫人關系關鍵是普通病人角色的轉變,首次具有全民性、社會性意義。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點項目“中國特色現代社會福利體系建構研究”(15ASH008)階段性成果)

(作者單位:北京大學衛生政策與管理系)

  • 上一篇:習近平人類命運共同體思想的價值訴求
  • 下一篇:内地專家:解決當前香港問題的唯一途徑是回到法治軌道
  • 二維碼
    舊版網站